欢迎访问iiccii阅读网

爱情里的装逼与虚伪

作者:燃烧吉她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06 23:32:48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是人就会装逼与虚伪,如果你说你从来不装逼,你也从来不虚伪,那么你就是他妈的圣母玛利亚
--------楔子
 
我有一个朋友,她是一个可怕的女人,她可怕在哪里呢?那就是她对吃有着狂热的,变态般的爱好,举个例子,我吃饭从来就是一小碗米饭,一小碗米饭足以让我心满意足,再吃我的胃就会感到不舒服,可是这个女人,她可以一口气吃3碗米饭,吃完还是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然后望望我,亲爱的,我再吃一碗米饭会不会很过分?
非常过分
我口齿清晰伶俐的明确表示,你已经很过分了,再吃就是非常过分了
可是这个女人可以丝毫不鸟我的警告,然后大步流星的跑去盛饭,再来一碗
我的妈妈咪呀,你的胃是布袋子吗?可是她的胃就是布袋子,刚开始我对她怒目相视,后来我对她放任不管,因为就算我想管,她也不听我呀
吃就是她的爱好,吃能让她变得无比的快乐,吃还能让她领悟人生的真谛,那么我有什么理由能阻止她吃呢?
爱吃,能吃的女人一般不会有男朋友(当然了,如果你属于那种爱吃,能吃而且奇怪的是你还他妈的不瘦的话,请你不要在那里犯贱的说,我也爱吃,能吃,可是我就是有男朋友呀,好吧这只能说明老天不开眼的对你太优待了,这不属于本文探讨的范畴,本文探讨的是那种吃跟身材成正比的例子),因为食物在味蕾里制造的快乐足以让她获得精神上的高潮,所以有没有性无所谓的,只要能给她足够多的食物,让她吃,吃吃吃,她越吃越带劲,越吃身材越走形,越吃男人离她越远,但是她不在乎呀,她的口头禅就是,只要有好吃的就行了,有没有男人无所谓啦
男人与食物如果让我选,我会毫无犹豫的走向男人,诚然有时候逗逼的BEN先生跟我开玩笑,他会拿食物跟我开玩笑
这个逗逼男人有时候真的很逗逼的,比如他会把一只苹果削皮,而且是那种削皮一定要有始有终,不能半途把苹果皮削断的那种,削皮这事干完还不算完,他会把苹果切成一片片,还要强迫症发作努力的堆砌成一朵漂亮的莲花,拿牙签戳一小块苹果在我面前晃悠一下,亲爱的,你要告诉我,你现在要吃苹果呢还是要吃我?如果苹果跟我你只能选择一样,你会选择?
靠,这还要选择吗?我当然会选男人呀,但是我嘴巴上会超级虚伪的说
这还用说,我当然选苹果呀
可是如果真的让苹果与男人这个选择题变成一个超级严肃的命题,开玩笑,我一定会选男人呀,因为男人的美妙还是不要深入透彻的探讨下去了
我是一个对自己身材非常苛责的女人,我也爱男人,因为我觉得女人是需要男人的,因为这男人会给你带来非常美妙的从肉体到精神的快乐感觉
很多人也许会觉得高潮这个词是个非常淫荡的词语,可是我对它的态度就是,我觉得它是圣洁无比的,这是上帝赐予我们的礼物,所以为什么不好好享受这个天赐的礼物呢?
以前每一次跟这个爱吃,能吃的奇葩朋友聊男女的话题,她一副兴趣缺缺的模样,并且还能摆出一副你好淫荡的赶脚态度
有一次我又跟她聊私密话题,嗯嗯,这个女人举着一只汉堡,她一边吃一边敷衍我
我觉得世界上最美妙的高潮,就是食物在你嘴巴里咀嚼时候的感觉
这是我第一次听说,食物也能给一个女人带来美妙的高潮
 
因为太能吃了,所以这些年她几乎一直单身,她对我的态度就是又爱又恨,她爱我呀,因为跟着我混她很开心呀,我是那种挺能玩而且能玩出各种各样花样的女人,所以她爱我呀,可是看着男人们老是往我屁股上贴,而把她当成隐形人,她就恨我呀,她也讨厌我呀................前几个月,我那个出了名能吃的朋友交了狗屎桃花运了,这棵千年不开花的铁树终于开花了,我真心为她高兴呀,因为这世界上终于有一个男人可以透过一个女人平淡无比的外表而懂得欣赏她金子般的内心了;这两人谈恋爱谈到水到渠成,自然要请一些朋友吃饭,我作为她的朋友之一也在被邀请之列
哈哈,这男人做东,请她以及她的朋友吃饭,点了很多的菜,盛饭的环节,我特地站起来给每个人盛饭,我对她特别照顾,别的女人是浅浅的一小碗米饭,我给她盛饭的时候,特地把饭搞成一个小虎丘哦,搞成一个小虎丘我还意犹未尽的拿饭勺使劲的压,我压,我压,压完我在上面加了一个大米球----------这一碗看起来滑稽搞笑,我把米饭端给她,她羞涩的对我说,亲爱的,我吃不了那么多,你帮我去掉半碗吧
去掉半碗?我没听错吧?
我望了望她,她接着对我下达指令,让我去掉半碗米饭
我非常顺从的去掉了半碗米饭,好吧,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这女人脑子进水了只吃半碗米饭?半碗米饭我计算了一下体积,嗯嗯,只能在她庞大的胃容量里占据非常可怜的一小点位置,她可是出了名的能吃呀,我跟她去肯德基吃汉堡,我吃一只汉堡可以把我撑死,但是她可以一口气干掉三只汉堡
阿里妈妈,马云的奶妈,有没有搞错,现在你只要吃半碗米饭,而且真的是太阳从西边出,因为整个饭局我们几个女人,包括她的男票,人人一碗米饭,而她呢,很少吃菜,米饭干掉半碗就说好饱呀
大家吃饱喝足,我那女朋友跟着她的男票走了
我坐地铁去找我的BEN先生,我在地铁上的时候,这女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
妈逼,我现在好饿,我好想吃烤鸡,汉堡,久久鸭里的鸭头,天呀,现在哪怕给我一桶方便面我也可以一口气吃掉
 
 
 
最近在流行什么?如果你是一个稍微有点观察力的人,你就会发现,无论你是走在地铁里,商场里,或者是某个明星的微博,大家不约而同的在脑袋上放上一根草,美其名曰:你今天长草了吗?
刚开始看到这草的时候,我还觉得这事儿有点新鲜,可是这草的影子看多了,让我这类比较喜新厌旧的女人开始抓狂了,我现在见不得人头上长草,对草的感觉就是:靠,我见一根,我灭一根
国庆节小吉他来上海玩,我一个闺蜜准备买一根草放在孩子的头上,被我强烈的阻止,闺蜜爱心爆棚的非得要买草跟小吉他,因为她觉得给孩子买根草是爱她的表现,但是这小吉他妈妈,也就是本人见不得这草呀,所以我跟闺蜜在买草的摊头推来推去,最后我下通牒,如果你让我家孩子头上长草,我就灭了你,跟你绝交
由此可见我对这草多么的有情绪,可是前几天有一个男人不知死活的买了一根草
他买草的时候我根本不知道呀,如果我知道他买草,我肯定会阻止他,特别是这根草的待遇是长在我的头上
你可以想象一下这样浪漫的场景,你跟一个你喜欢的男人坐在哈根达斯里,他漂亮的眼睛望着你,他拿调羹一勺一勺喂你吃冰淇淋球,你的嘴唇上可能沾染了几滴冰淇淋,他不是拿手指小心翼翼的拭去你嘴角的冰淇淋,而是拿他的柔软的舌头舔去了这些许冰淇淋...............是的,就是这样浪漫而色欲爆棚的场景,我跟他就是这样堂而皇之的在哈根达斯里一副我要虐死单身狗的态度,然后吃完冰淇淋,他突然把手伸进裤袋里,出其不意的掏出一根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放上我的脑袋上
你说你敢突然跟他翻脸吗?你敢破坏你们两个人你侬我侬的浪漫氛围吗?
特别是他还深情款款的对你说
看到很多女孩子头上长草,我也买根草给你玩玩
靠,这好玩吗?这一点也不好玩呀,这只会让我的情绪突变,然后就像是大姨妈突然来了,而我好死不死的包包里没有卫生棉................那时那刻,当那根草突然长在我的脑袋上,如果是央视记者采访我的心情
亲爱的,甲甲大作家,请问你的男朋友突然放一根草在你头上,你是什么感受?
我,甲甲,这根草给我的感受无疑就是我好好的走在马路上,突然天空里掉下一颗鸟屎,这鸟屎的速度以光年来计算,所以我不可能避开,然后它就噗咚砸在我的脑袋上,哇塞,这恶心并且还酸爽的感觉简直比吞了一口僵尸肉还过分一百倍
可是我敢生气吗?我不敢呀
所以我接下来的做法就是让这根史上超级讨厌的草在我的脑袋上待了几分钟,待到我心脏麻痹,实在忍受不了,然后我就假惺惺的,微笑着把这根草拔掉,让它长在了BEN先生的脑袋上
可是这鸟人BEN先生,这草在他头上待了几秒钟而已,他拔下这根草,又把这根史上最讨厌的草放在我的脑袋上,他一边把草放我脑袋上,一边说
女孩子头上放一根草比较的CUTE,男人不能头上长草
阿里妈妈,这是谁定的规矩?我对天发誓,我早就不是女孩子了呀,我是女人,是辣妈,所以后来我偷偷的乘他不注意,然后让这根草消失
 
 
最近我在干什么呢?
忙,忙忙忙,我忙呀
可是不管我怎么忙,我还是会挤出时间来练习煮饭
我为什么要练习煮饭呢?因为不是有一位神仙级不靠谱的人物说过这么一句话
女人在外像贵妇,在家像主妇,床上像荡妇
这可是女人极致的三要素,女人修炼的终极目标呀
我这等好强的女人怎么能放弃这积极向上的追求呢
可是我的厨艺弱智呀,如果央视记者采访BEN先生
请问甲甲的厨艺怎么样?
我敢拿我的小脚趾头打赌,这BEN先生不敢批我做的饭菜难吃,因为他知道这是我的软肋,如果批我做的饭菜难吃跟你去批一个女人的胸部小到像旺仔馒头,或者更过分的说法,她胸部小的像洗衣板
这就是我的禁忌,我可以自己批自己,然后说我做得饭菜难吃得要命,甚至我可以在我的博客里过分的写我做的饭菜难吃得像僵尸肉,可是那是我写呀,我自己吃自己煮的饭菜,我往往会人格分裂成两半,一个人格在那里说,哇靠,今天又把这盘菜搞砸了,另外一个分裂出来的人格在那里洋洋得意的说,这可是本人煮出来的有机食物哦,最主要的是没有地沟油,也没有味精............于是这两个人格最终又变成一个人,也就是本位的我,坐在那里津津有味的吃着自己煮的饭菜,虽然心知肚明这菜煮的好难吃,可是那是我煮的呀,所以它就是他妈的好吃
前一段时间我买了一个烤箱,于是我开始各种如火如荼的在朋友圈晒我做的烤鸡翅
一个很简单的烤鸡肉我可是做出学问来了,第一次烤的白白得像僵尸,能吃,但是那味道真的不好,那个鸡翅的照片一看这麻相就是凄惨的烤坏了呀
于是我刚把鸡翅的图片PO出来,一个主妇大学毕业并且拿到博士学位的闺蜜立马打了电话过来指导,亲爱的,我来教你怎么烤鸡翅
一个朋友在朋友圈公开嘲笑我的鸡翅烤的像一堆狗屎
一个朋友还酸爽得讽刺我,吆,瞧这文艺小资也敢出来晒鸡翅呀?有时间还是奉劝你多写文字吧,这厨房你是这辈子弱智到老了
一个朋友索性发了若干个问号???这鸡翅能吃?
当然更有朋友公然挑衅,这鸡翅吃下去估计会被送进医院
在这些纷纷给我留言的人里,唯独有一个不怕死的人,甜言蜜语的对我进行赞美,亲爱的,好想吃你做的鸡翅哦
好吧,那既然你那么看得起我做的鸡翅,那我就爱心爆棚的做给你吃,可是这个非常讨厌的虚伪家伙非得亲临指导
亲爱的,烤鸡翅膀要多少温度BLABLA, BLABLA
咦?你不是想吃我做的鸡翅膀嘛,可是为什么你在那里像个唐僧一样唠叨,而且更过分的就是,连放多少盐,他像个老鹰盯着母鸡那般的紧追不舍,等我把鸡翅膀放进烤箱,他还不放心的看温度,进而唠叨,不对,不对,亲爱的,你不能只烤20分钟,你得............
其实,那时那刻,望着那个唠叨的男人,我恨不得把他塞进烤箱给烤了吃了
 
 
我有一个朋友是个光头小GAY,光头小GAY几个月前谈了一个朋友,他的男朋友是个非常漂亮的男人,光头小GAY也非常的爱他,他爱他,可是他难以忍受他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可是因为他爱他,他害怕告诉他这个事实。
光头小GAY是个一丝不苟的男人,属于那种喜欢把自己打理得井井有条的男人,出门之前把皮鞋擦得噌噌发亮,就是发亮得可以拿来照镜子的那种效果,他身上穿得衣服统统要用熨斗抚慰得没有一丝皱纹,他还每天喷香水,有时候我会跟他开玩笑,我凑近他,我说亲爱的,你今天喷的是哪款苍蝇水?嗯嗯,光头小GAY还有收集各种男士香水的坏习惯,其实以上种种真的不算什么不良嗜好,这至少来证明这是一个爱干净整洁的男人,当然这光头小GAY还有一个隐秘的癖好,那就是他喜欢把自己身上的各种毛打上蜜蜡,统统去除掉,作为一个有着女性趋向的GAY,他这样对待自己也是见怪不怪,光头小GAY是个搞艺术的男人,搞艺术的男人一般生性浪漫,在性上喜欢玩一些情趣游戏.........所以这故事就是他的男朋友某一天,他给他安排了一个浪漫的烛光晚餐,晚餐后两个人热情如火的准备开始滚床单,他情意绵绵的从床头柜里拿出一个精美的盒子放到光头小GAY的手心,然后带着笑意说
亲爱的,这是送给你的礼物,你打开看一下
然后光头小GAY非常感动得打开一看,结果就是倒抽一口冷气,因为里面躺了一条做工精致的狐狸尾巴
这故事本来是一个浪漫得离谱的,并且充满情欲意味的爱情剧本,他疯狂的喜欢他,知道他爱玩各种各样的情趣游戏,于是他别出心裁的送了一条狐狸尾巴
可是,可是这狐狸尾巴是光头小GAY心里头的一个致命伤,因为曾经这光头小GAY差点向某个前任求婚,他买了戒指兴冲冲半夜赶回上海,本来他想给自己的情人一个惊喜,可是悄无声息的打开家门,走向卧室,看到自己的情人带着一根狐狸尾巴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玩
你可以想象一下这个男人当时的心情,他兴致勃勃的带着一枚求婚戒指回家,准备给心爱的情人一个惊喜,可是一个狗血的插曲意外的破坏了这一切,这一段恋情对于光头小GAY来说无疑是一个阴影,并且从此以后让他对狐狸尾巴产生了情绪上的抵触
有一句是这么说的,如果你想忘记一个人,那么你就找个更好的人去替代,可是过去,过去这个莫名其妙,有点蛇精病,可能也类似女人每个月会来报到的大姨妈,在记忆里,突如其来的,就是此时非彼时,可是那呼吸也会痛的受伤感觉就算历经沧海桑田,依然难以忘却,很多时候还是带着歇斯底里的感觉侵蚀你的灵魂,就算灵魂已经不爱了,可是这记忆还是留下了可怕的一种叫做磁场效应的痕迹,这痕迹就是让你抗拒与之相关的事物。
 
 
我有一个朋友,嫁给了一个德国男人,这德国男人有着狗一样的狗鼻子,什么叫狗一样的狗鼻子?举个例子,如果我昨天吃了放了大蒜的食物,请搞搞清楚,是我吃了放了大蒜的食物,而不是我那个朋友吃了放了大蒜的食物,他站在离我有一段距离的位置,我们几个朋友在热烈的讨论问题,他突然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甲甲,你昨晚吃了大蒜
我吓了,然后出于本能,我会嗅了嗅我自己,不臭呀?而且我还涂了香水
你在公共场合,突然指名道姓某人昨晚吃了大蒜,这跟你在公共场合某人突然放了一个屁,然后大家把目光望向她,意思是你好臭,你还放屁了
这很可怕好不好?
所以我那朋友自从跟了这德国鬼子后,离大蒜十万八千里远,他们家做菜从来不放大蒜,大蒜推销员就算拿了一大筐大蒜免费送上门,估计也会被这个金发碧眼的德国鬼子赶走
所以他们家的家教就是:让家里没有大蒜
好可怕的家教呀,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在LONG LONG AGO以前,曾经这个女人,不管做什么菜,统统就是拿出一个蒜,然后往砧板上一放,接着拿出刀,非常利索的用刀面对着大蒜啪啪啪敲打,敲打后去掉蒜的羽衣................总之她做中餐,以前每次必放的调味品就是大蒜,而且她不是放一瓣大蒜头,而是把整个大蒜剥好后放进菜里调味
跟了德国鬼子后,她距大蒜千里之外,甚至更过分的对大家说,我讨厌大蒜
啊呀,真的不要提了,有个成语叫做见色忘友,其实还有一个成语叫做见色忘大蒜头,别看了我的博文在那里嘀咕这不是成语,妈妈的,我说这是成语,它就是成语,怎么了?
题外话,昨天,这妞儿在微信上让我帮她带东西,因为过几天我要去欧洲出差,反正我会去德国,所以她给我列了一张清单,清单上写了一些她要我帮她从国内带的东西,其中就有玫瑰花水,这玫瑰花水还是上次她来中国,然后蹭我的化妆品,其中就有这一款玫瑰花水,在我香闺里深藏的众多化妆品当中,她单单爱上了这一款玫瑰花水,离开中国的时候把我那大半瓶玫瑰水也给端走了,现在吵着让我给她带,她说她喜欢这一款花水,当然德国鬼子更爱那个味道,所以现在她几乎睡觉前给自己喷上一点.............她给这一款玫瑰花水取了一个嬉皮的狗血雅号“情欲水”
昨晚,我在BEN先生的家,洗完澡以后我在自己的头发上,身体上喷了这一款玫瑰花水,然后我离开浴室,走进房间里,对着BEN抛了一个媚眼,你有没有觉得今晚的我跟之前的有何不同?
BEN先生望着穿着黑丝性感睡裙的我,说了一句我要喷鼻血的话
嗯嗯,是跟以前有点不同,今晚你更骚
不过后来这个嗅觉迟钝的男人在靠近我以后,他还是说了一句比较靠谱的话,你身上的味道挺好闻的,好像是玫瑰花的味道,我喜欢这样淡雅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