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iiccii阅读网

窗前的梧桐树 抒情散文描写大树

作者:鱼石散人 来源:未知 时间:2015-11-12 23:07:05 阅读: 字体: 在线投稿
        梧桐树,在我的家乡是一种极寻常的树,房前屋后,山坡丘陵,到处可见它的踪影。据说,栽种了这种树,会给人们带来祥瑞之气。究其原因,大概是因为古人常把它与凤凰联系在一起。庄子《秋水》篇里,在说到庄子见惠子时说:“南方有鸟,其名为鹓雏,子知之乎?夫鹓雏,发于南海而飞于北海,非梧桐不止”,所以今人常说:“栽下梧桐树,自有凤凰来”。《诗经?大雅?卷阿》有云::"凤凰呜矣,于彼高冈。梧桐生矣,于彼朝阳。”这里说的是梧桐树生长茂盛,引得凤凰嘤嘤啼鸣,好不热闹。看来,古人钟情于梧桐树,是把梧桐树当成了祥瑞的象征,饱含着人们对未来的美好憧憬。

        在我的窗前,也有一棵梧桐树。原先有一排,是我亲手栽下的,算来已经有三十个年头了。那时的我,刚从师范学校毕业,十八九岁,正是风华正茂的年龄。我一来到学校,就做了学校的团总支书记。上任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搞校园绿化。学校买来了梧桐树苗,嫩嫩的,绿绿的,十分惹人喜爱。我带领团员们,挖洞、栽苗、培土,干得热火朝天,一会儿功夫,校园里一排小梧桐树,在春风里伸展着修长的身躯,就像一位位翩翩少年,显得特别精神,特别有风韵。春去冬来,年复一年,小梧桐树在我们的精心呵护下,逐渐长得高大魁梧了。“一株青玉立,千叶绿云委”,我的梧桐树已经是高大伟岸的壮小伙了。它们高擎着翡翠般的碧绿巨伞,气势昂扬。树皮平滑翠绿,树叶浓密,从干到枝,一片葱郁,显得清雅洁净极了,难怪学生们亲昵地叫它“青桐”。可惜,后来,其他梧桐树都被砍掉了,只剩下我窗前那一棵,立在那里,孤零零的。

        清晨,我常常站在窗前,看着孩子们在梧桐树下嬉戏,心里便涌起一种莫名的快乐,我想,梧桐树此时一定也很开心,因为有孩子们的陪伴,它就有了生机和活力,听,风吹梧桐叶的声音,就是它开怀的笑声。傍晚,我漫步在梧桐树下,在夕阳的余晖中,捡拾起一片心形的梧桐叶,仔细端详,金黄的颜色照亮了我的眸子,醉了我的心。我时常想起梧桐树的年轻时光,那淡黄、嫩嫩的乳芽,那青翠的绿叶,那颀长的身躯,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生机勃勃,这恰如年轻时的我。我时常想起,梧桐树的中年,绿阴如盖,枝干遒劲而光滑,周身洋溢着成熟的气息,犹如中年的我。

        现在,我窗前的这棵梧桐树,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风姿,臃肿的躯干,皲裂的树皮,更可悲的是,树冠已然断裂而且腐朽,四周伸展的枝桠,弯曲僵硬。三十年的风霜雨雪,把它折磨得从翩翩少年变成了垂垂老者。我也送走了一批又一批的学生,现在,也只有我和我的梧桐树还坚守在这里,坚守在这个武功山脚下的乡村学校。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想着我的梧桐树,侧耳倾听风吹梧桐叶子的单调的“沙沙”声;每当夜雨来临的时候,我会念着我的梧桐树,心里默默地数着雨
滴,每一颗雨滴都好像滴在我的心上。一种“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的愁绪,盈满了我的心怀。

        时值初冬,冷雨凄凄,我的梧桐树已经是树叶凋零了,只有枝头零星的挂着几片半黄的枯叶,在西风中簌簌发抖。我不禁担心起来,我的梧桐树,它能否熬过这个寒冬?幸好,梧桐树下传来了孩子们欢快的笑声。我又释然了,鬓染秋霜的我,眸子里又荡漾着无限的春光:梧桐花开了,一簇簇,一团团,在灿烂的阳光里熠熠生辉。我赶紧关好窗子,夹起书本,像年轻時的我,向教室走去。